Tuesday, 28 August 2012

回顾 '714' 全国反莱纳斯日文宣短文

  


第一篇:回马一枪 


著名网络媒体独立新闻在线特约陈式骢于今年6月20日在该网络刊物中撰写的《特委会报告没告诉你的事》(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5350 )一文中,曾深入地引经据典道出不少鲜为人知的事实。

本会在此发布的五篇714全国反稀土集会系列稿件,引用了大量引述了陈式骢文章的资料和论据,希望借此加深民众对课题的认识。

莱纳斯稀土厂课题最近仍在国内延烧。虽然政府增施条例,声称附加条例可以提高稀土厂的安全性,并通过机构发表声明予以呼应,但反稀土组织却不被说服,反之认为政府和相应机构是在为稀土厂背书,而所述各事也不足为信。

事实上,即便反稀土组织没有表明立场,人民也同样不会对政府和机构具有信心,因为政府一早就预定立场,连续多次举办的活动也予人偏颇稀土厂的印象,政府及官员的最新宣布一再向稀土厂亮起绿灯,印证人民一早存有的想法。

今天,稀土厂课题已成为一项国际性课题,受到世界各地关心环境,反对公害及追求绿色世界者的关注,坚持要在人民强烈反对抗议中发出临时营运执照的政府、不顾反对声浪执意要在方圆30公哩、拥有70万人口的关丹提炼稀土的莱纳斯的作法更受到非议与谴责。

反对稀土厂的人士当然不是因为它建在关丹而反对,反对者之所以反对,完全是基于稀土的提炼过程和废料会危害生命共同体,自然也包括本该永续平和发展的环境生态。

可是,登嘉楼州工业、商业及环境委员会主席拿督杜振耀于上月20发表的谈话并没有指出这一点,他只是说,该州国阵政府是为了顾及旅游发展形象问题而在2006年拒绝莱纳斯。

他指出,大马工业发展机构(MIDA)当初建议莱纳斯公司在登嘉楼甘马挽设厂,当时由前任大臣拿督斯里依德里斯领导的州政府邀请莱纳斯公司前来登州进行汇报。

他说,由于稀土厂的设立是敏感的计划,州政府除了聆听莱纳斯的汇报,也邀请相关单位,包括原子能执照局、环境局及能源、水务与绿色工艺部等政府部门和非政府组织,例如环境之友及槟城消费人协会针对这项计划进行汇报,寻求专家的看法。

他指出,州政府得出的结论是莱纳斯稀土厂安全,可是州政府考量州内在其他领域的发展需求,尤其是发展潜能最大的旅游业,拒绝莱纳斯的申请。

杜振耀的言论并没有消除反对者的疑虑,他所提的州政府拒色莱纳斯厂的理由近乎荒谬,诚如杜振耀所言,旅游业对登嘉楼州极为重要,但对潜能比登嘉楼州更大的彭亨州就不重要吗?彭亨州难道无需顾及旅游业的发展与州政府的形象,何以放任稀土厂破坏州内的旅游业吗?

此外,政府给予莱纳斯稀土厂长达12年的免税优惠亦予人诟病,工业发展机构一般只发给特定工业5年或10年的免税优惠,没有发予12年的惯例。

尽管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慕斯达法表示,莱纳斯公司曾向政府申请长达15年的免税优惠,然而莱纳斯2007年第4季度报告第4页清楚写明当莱纳斯来马在登嘉楼设厂时,投资发展机构给予10年的免税优惠。但是后来是为了要“赔偿”莱纳斯从登嘉楼迁厂去关丹的时间损失,该机构才把免税优惠从10年提高至12年。

莱纳斯的报告称是赔偿,然而依据国会特委会在2012年5月10日与莱纳斯会面的会议报告第19页,莱纳斯马来西亚常务董事马塞尔阿末告诉特委会,莱纳斯是因为在2007年长久无法获得登嘉楼政府的回复,在苦等无门之下才选择离开登嘉楼。

摆在人民眼前的问题是:既然是莱纳斯自己选择离开,那为何国际贸工部需要作出赔偿?


第二篇:黑箱作业
莱纳斯稀土厂从登陆嘉楼州遭拒,再转至彭亨州关丹的格滨工业区设厂,当中几经波折,困难重重,一些人甚至以为这个大型的稀土提炼计划将因此胎死腹中。

可是,该厂决定进驻彭亨州之后,接下来的发展将令人眼花撩乱,整个申请建厂程序不只违反法规,也有违情理,即使处于关键性的发出营运执照阶段,民众也在政府及官员闪烁其词及回避事实的情况下无从知悉真相。

根据一般程序,莱纳斯在格滨设厂前,必须获得国际贸易及工业机构,原子能执照局和环境局首肯才发予建厂执照,而三大机构在考量发出执照前,必需预先研究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以鉴定该厂是否对环境及生命共同体带来祸害。

令人感到费解的是,这项庞大且攸关70万人口的稀土提炼计划竟然本末倒置,出现先由政府机构发出建厂执照再批准环境评估报告现象。依照提出的资料,由国会设立的特委会并没调查莱纳斯来马设厂的程序是否违反我国所设定的条规。

特委会报告书第7页里提及,特委会被告知国际贸易及工业机构依据原子能执照局《1984年原子能执照法令》及环境局《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在2008年1月22日发给莱纳斯设厂执照(Lesen Pengilang)以生产稀土。

然而报告也同时指出,特委会得知彭亨州环境局是在2008年2月15日才批准莱纳斯的《初期环评报告》。

这显示建厂执照是在环评报告被批准前3个星期提早获得通过,程序与一般的作业完全相反,而特委会也已知道莱纳斯的设厂执照是在其《环评报告》被批准前3个星期提早获得通过。

莱纳斯马来西亚常务董事马塞尔阿末也在提及《初期环评》及《详细环评》事项时,亲口证实马来西亚环境局告诉莱纳斯无需呈交《详细环评》。

马塞尔阿末指环境局的回应是“你不需要做《详细环评》”,报告是一样的,“你不需要(向民众)展示”。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已经成熟的工业。你做《详细环评》,如果你是在一个从没有这项工业的地方设厂,如果你是先驱,我的意思是你是第一个到那个地区的,你才向民众展示和收集意见。 ”

问题是莱纳斯获得12年免税的原因就是因为获得投资发展局颁发“战略先驱”的地位(strategic pioneer status),假如不是先驱工业,为何获得如此优惠?倘若是先驱,为何又获准无需向民众展示?

这也让人不禁问道,为何在环境影响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国际贸工部是基于什么理由同意让莱纳斯来马设厂?而特委会为何没有质疑国际贸易及工业机构的本末倒置做法是否违反法规?


第三篇:瞒天过海
莱纳斯建厂前,绝大部份的关丹民众对这项世界最大、对他们带来深远影响的稀土提炼计划毫不知情。民众既不知道该公司为何相中关丹,也不知道它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负责发出建厂执照的政府机构亦末公开向民众道明真相,说个清楚,导致有心要一窥全豹的人仿如雾里看花,不得其门而入,直到日本本州东北部于去年3月11日发生里氏8.9级地震,引发10米高海啸及带来核子灾难之后,民众才渐渐对稀土厂和稀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可是认识归认识,原子能执照局、环境部及彭亨州发展局随后就莱纳斯设厂事项举办的系列对话会,虽然为民众提供了特定的管道,而集会的为稀土背书意味盖过聆听民众心声,但民众仍然热烈出席提供意见与看法。

一些民众也借机向在场的政府官员和被认为支持稀土者呛声,可是,莱纳斯并未参加这些活动,让民众也无法借由这个平台获取最新的纳斯官方消息。

不仅如此,原定召开的咨询会议也数次腰折,即便须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建议下举行的咨询会议也不曾真正进行,这一切令民众大失所望,也令期盼政府能够认真聆听民声的人士感到心寒。

此外,曾经举行过的对话会也以挑选性的方式进行,无法让更多层面的人士涉及其中,安排在农历新年期间让公众检阅申请临时操作准证文件,更令公众无法详细查阅,也令许多正在欢庆佳节的人士失去了陈情的机会。

公众检阅文件后向政府提出的千多个建议并没有获得应有的考虑,而大部份公众提出的不赞同设厂及反对稀土厂的意见,竟被轻率地被回应为没有直接反对稀土厂或不表反对。

原子能执照局在回应群众对辐射危害的疑问时(报告13、29及30页)引述联合国原子能辐射影响问题科学委员会2010年的报告时也发表了有违报告精神的言论,间接替莱纳斯背书。

该局指称低剂量辐射(dos sinaran aras rendah)与癌症并无联系,然而,合国原子能辐射影响问题科学委员会2010年的报告是根据全球各地的科学研究所作出的推论,这些科学研究其实并没有作出低剂量辐射不会致癌的结论。

反之科学家们称,因辐射致癌的科学研究是极度复杂的工作,他们需要更多的数据及时间来进行更详尽的研究,他们作出的推论是现阶段并没有足够的数据证明低剂量辐射是有害或是无害(注二到四)。

原能局是负责管理辐射相关方面的专业部门,但是却在没有告诉民众全​​部事实的情况下试图用联合国的报告书来否决低剂量辐射的危害是极度不负责任、不专业及涉嫌欺诈的行为。

虽然事态一早就朝着对莱纳斯有利的局面发展,而民众能够掌握的资源又非常有限,加上不信任以接受稀土厂为大前提的所谓监督组织,但他们认为有必开拓呈交备忘录和陈情以外的手段向政府提出更加强列的诉求。


第四篇:狼狈为奸
莱纳斯稀土厂招惹的抗议与反对声浪不断,民间组团与民众之前也引用专家提供的资料与数据,重点驳斥了一些被认为荒谬的言论,可是,一心一意要在70万人口的关丹的格滨工业区设厂的莱纳斯,并不因为这一切而有所退缩。

因为这家来自澳洲的公司相信,政府最终会对该公司的运作亮起绿灯,而反对抗议声浪听起来不过是一种噪音,只是该公司必须设法面对的小插曲。

果然,接下来的演变证实了这一点,上至部长、下至政府官员的谈话明显与莱纳斯的意愿互动,甚至可以说两方在交汇之余还擦出火花,以大马科学院首席执行员阿末依布拉欣博士于本月4日发表的谈话最为经典。

阿末依布拉欣在国会特委会为澳洲莱纳斯稀土厂投入运作开绿灯之后开腔为稀土厂背书,他说,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该稀土厂正式运作时,会面对任何技术问题。

他表示,根据大马科学院的研究显示,位于彭亨格宾工业区的稀土厂,没面对技术障碍,导致无法顺利提炼稀土。没有技术问题会阻扰稀土厂运作,因为所将提炼的来自中国和澳洲的稀土,和法国一家拥有50年历史的提炼厂是一样的。

“试想想一家位于法国旅游胜地拉罗谢尔的稀土厂已运作近50年,还是正常运作,且被标志为安全,而位于格宾的稀土厂所使用的技术是大同小异的。”

这番论调自然引起拯救大马委员会的不满,该会主席陈文德于本月9日反驳了阿末依布拉欣的谈法,他说,不能将罗谢尔的稀土厂和格滨的莱纳斯稀土厂相提并论,并强调罗谢尔所采用的稀土并不含放射性元素。

他说,法国稀土厂已经停用含有钍(Thorium)元素的稀土,莱纳斯使用的稀土却同时含有钍和铀(Uranium)两种含有放射性元素的原材料。

他说,法国当地使用不含放射性元素的稀土原料,因为当地政府在限制钍废料方面非常严格。

他强调,在许多大马人民眼中,莱纳斯稀土厂计划是一项有外商独资的危险性计划,不但不需要支付税务,还会遗留大量放射性和危险的废料,对我们的土地、水源和空气造成巨大污染风险。

“阿末依布拉欣以一所学术机构名义,挺身支持商业化的计划,这种情况并不寻常。他难道不担心他的专业操守和道德标准,以及大马科学院作为我国科学界的专业团体会受质疑吗?”

陈文德也说,为了向大马民众交代,该院交代该院的幕后资助者,同时,他质疑科学院曾收受莱纳斯或其下游工业的利益,如果正式科学院与其中有财务关系,公众将对科学院所代表的一方一目了然。 ”

除了陆续有机构和官员出来为稀土厂背书之外,政府成立不具公信力的特委会(国会遴选委员会)也是如此,该委员会表面上是要听取人民的心声,实际上却是借此合理化稀土厂的可靠性与安全性,并通过国会逼迫人民接受稀土厂的设立与操作。

此外,政府举办部长听证会,借此博取民心,但听证会最终做出不用也不需要解析的结论,进一步合理化政府的决定。

政府也利用无关部长及监管当局提出不符国际公约的条件,并将此视作交换,硬将不能实的措施当作可行方案,目的就是要为莱纳斯最终获准操作铺路,以让它预先获得临时营运执照。


第五篇(完结篇):狸猫换太子
莱纳斯转驻关丹掀起千层浪,民众基于稀土提炼计划会遗留大量放射性和危险的废料,对土地、水源和空气造成巨大污染风险而大力反对,不少专家学者亦在反稀土的座谈会上,向渴求真相的出席者详细说明。

著名网络媒体独立新闻在线特约陈式骢于今年6月20日在该网络刊物中撰写的《特委会报告没告诉你的事》(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5350 )一文中,就曾深入地引经据典道出不少鲜为人知的事实。

本会前此发布的四篇714全国反稀土集会系列稿件,引用大量引述了陈式骢文章的资料和论据,希望借此加深民众对课题的认识。

在《特委会报告没告诉你的事》一文中,陈式骢指出,马来西亚政府通过原子能执照局告诉人民,莱纳斯公司已签下保证书(undertaking letter)同意如果废料再循环计划失败,以及无法在马来西亚寻获地点建立永久埋毒槽的情况下,莱纳斯将会把稀土厂的废料运送回澳洲。

“然而特委会调查报告书的附录IV(Appendix IV)里面出示分别志期2012年2月23日及3月6日的原件信函中的声明是:“如有需要,澳洲莱纳斯公司及马来西亚莱纳斯有限公司,将会把在临时操作准证(TOL,亦称临时营运执照)期间所生产的废料运出马来西亚。 ”

这份保证书并没保证说当莱纳斯获得正式的执照后(运作20年)所产生的废料需要运送出马来西亚,而临时操作执照的有效期是两年,除非莱纳斯一再重新申请临时操作执照,并且原能局一再允许莱纳斯以临时操作执照操作,否则这意味着莱纳斯公司只会将首两年产生的废料运出国外。

这个事实令民众对政府之前所作的种种保证大打折扣,而政府宣称莱纳斯稀土厂是安全且只是一般的化学厂,运作产生的废料没有大害,不过是要淡化莱纳斯的危害性,为这家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稀土提炼厂消毒。

事实上,莱纳斯指其工厂操作过程无高压、保持环境温度及非易燃(报告书附录II “Salient Points on Lynas Advance Material Plant”)与实况存有极大差距,莱纳斯并没向特委会道明其工厂其中最重要的分裂环节(cracking)就是使用回旋窑(Rotary Kiln)在摄氏650度下烧烤稀土矿石长达2.5小时。在化学工业界650度已可算是超高温(extreme temperature)。莱纳斯谎称在环境温度操作其工厂,再度显示其诚信问题。

此外,莱纳斯指称可将稀土废料再循环,可是研究了4年尚无法提出具体及可为各方接受的方案,但它依然大言不惭地称说不需要考虑设立永久废料储存槽。

这一切显示是要促成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事实,以便取得所需执照,不顾民众反对抗议,不理人民安危和环境保育而进行稀土提炼计划,从而谋取巨利。

今天,面对公害问题的何止是关丹的居民,柔佛州边佳兰亦面对石化厂的问题,劳勿、金马仑及东马等地亦面对类似的问题,拯救大马委员会此次发起全国集会齐声反对公害,就是要人民通过手中的一票向公害宣战。

人民的选票不只可以改变江山,也可以确保家园社稷安康,而投票的意义,不只是选出政府,更重要的是人民要懂得手中一票的珍贵与义务,要让手中的一票保护山河,为一代课取良好的生存环境。

1 comment:

  1. If you need your ex-girlfriend or ex-boyfriend to come crawling back to you on their knees (no matter why you broke up) you gotta watch this video
    right away...

    (VIDEO) Text Your Ex Back?

    ReplyDelete